专题策划

2014年8月28日 第57期  本期责编:陈嫡

分享到:

72座报刊亭是谁的“眼中钉”?

  近日北京朝阳区第一座报刊亭被强拆已经10天了,附近居民无处买报,失去报刊亭的经营者无人索赔,仍有下一批报刊亭本周将面临被强拆。而由人民网发起的“北京合法报刊亭遭强拆”话题一天之内阅读量超过7000万,讨论超过5000次,对于合法的报刊亭被强拆,不少人表达了惊愕、不解及愤慨。

报刊亭是留是拆,真是个问题

  据了解,北京的报刊亭始建于1997年,报刊亭从样式到经营管理模式均经过统一规划审批。北京市城管局表示,此番整治主要依据2007年出台的《北京市城市道路公共服务设施设置规范》,对部分在地铁口、过街天桥等位置违规占道的报刊亭进行清理,腾出挤占的道路空间,被拆的报刊亭均为违章建筑。

拆移报刊亭考验有关部门城市治理能力

北京CBD周边的报刊亭  拆迁报刊亭并不是北京独有的,事实上,全国多个城市的报刊亭数量都在下降,而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型城市更为明显。根据相关统计,2008年底到2013年,全国共拆除了10468个邮政报刊亭。在2012年实施“退路进店”工程后,郑州更是成为唯一没有报刊亭的省会级城市。

  可是,便民的报刊亭为什么会这么不招人待见? 事实上,许多报刊亭在经营上确实存在诸多问题。为了扩大经营面积私自改造、亭体年久失修影响市容市貌、卖水卖小食品超范围经营……诸如此类的现象在报刊亭中屡见不鲜。 详细《
强拆报刊亭背后的利益博弈
  这些报刊亭从法律上说是否应该被强拆,还是有争议的。北京的报刊亭始建于1997年,报刊亭工程曾3次被列入政府为市民办的60件实事。报刊亭从样式到经营管理模式都是经过政府审批统一规划实施的。此番整治报刊亭主要依据北京市2007年出台的《北京市城市道路公共服务设施设置规范》。建亭合法合规,拆亭似乎也合法合规,那么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目前报刊亭属于“多头管理”,市邮政管理局、北京邮政总公司、报刊零售总公司和区县零售分公司都能管理报刊亭。而整治工作又牵扯到市市政市容委、市工商局、市城管局、市邮政管理局及各区县相关部门。在这种九龙治水的局面下,日常管理和整治强拆都离不开这些部门权力与利益的相互博弈,其中最主要的还是邮政与城管。而经营者作为重要的利益一方,通常没有能力参与博弈,只能被动等待“有关部门”的决定。这次强拆,甚至连北京市报刊零售公司的负责人都自称搞不清楚原因。

当彪悍“拆风”遇到可以赚钱的“公益项目”,夜半拆亭不奇怪

  跟报刊亭“过不去”的城市,此前还有江苏无锡、湖北襄阳等。这些城市的共同说法是报刊亭占道经营、影响交通,所以一定要拆个干干净净,“还路于民”。

报刊亭会影响市容形象吗?

  真正离不开报刊亭的,恐怕正是街头巷尾的普通市民。买一份报纸、一份杂志,抑或只是路过时瞟一眼那些杂志封面、报纸标题,都是庸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一个城市最基层、最广泛的文化记忆。

  道路不只是为了“亮堂”的,城市也不仅仅是为了“整洁”的。那种把“亮堂”、“整洁”与报刊亭的去留对立起来的思路,本身就是一种极端。正如河南省文联副主席郑彦英所言,这不但是一个报刊亭的事情,也是一个保护文化记忆的事情,是一个保护纸质媒体的事情。 详细《 城管治理报刊亭往往只是个借口?

北京的报刊亭   至于城管开列的报刊亭“罪状”,说起来也并不完全成立。比如违章占道,占压盲道,影响交通,无证及超范围经营等,这些问题可能确实存在,但其中不少还是管理不善的问题。

  “还路于民”,确实是一个可以放到桌面上的说辞。一部分戴了有色眼镜看城市的人,往往愿见自己治下的城市有恢宏的气势、通畅的道路、宽阔的视野,但却往往忽视了人的生气和需求,忽视了人们生活的细节。

  在这样的思路主导下,不只报刊亭会被断然拆除,就连路边店铺的店招,也会被“规范”到大小一样、字体一样、颜色一样……种种怪象,不一而足。城市的个性、民众的需求、文化的养成等等,可能会在行政强制力下日渐萎缩,于是,我们悲哀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城市都成了同一副面孔……

世界大城市如何管理报刊亭

巴黎:城市一道亮丽风景

  “别碰我的报刊亭!”这是法国《费加罗报》2013年一篇有关巴黎市报刊亭报道的标题。据2013年3月的一项调查显示,81%的巴黎大区人认为,巴黎报刊亭是首都的象征。“巴黎没有报刊亭,这就像巴黎没有埃菲尔铁塔”。的确如此,巴黎市现有的300余个报刊亭在移动互联网和即时通讯时代,再次焕发新的生机,仍旧是巴黎市内一道漂亮的文化风景线。

  如今,巴黎市每天最早开张的报刊亭早上4点30分亮灯,最晚的报刊亭凌晨2点关门。报刊亭不仅只是报刊的零售点,更在社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调查显示,88%的巴黎大区人认为报刊亭是社区生活的一部分,81%的人认为报刊亭是社区的地标之一,67%的人认为报刊亭是良好生活品质的一种表征。50%的巴黎大区人还将报刊亭作为约会和见面的地点。
东京:培养国民阅读习惯
  日本是世界报业大国,具有1.26亿人口,但这样一个大国,其报纸的发行量相当可观。这背后的原因不仅涉及日本人的阅读习惯,也有报纸发行与销售体系的支撑。在东京,随处可见的报刊亭和书店为人们提供了阅读氛围。车站入口和站台上,大都会设有出售饮料和报纸的售货亭;在一些稍有历史的社区,还可以看到风格古旧的书报铺。在市内主要的地铁站边,都可以找到颇具规模的书店,那里也会兼卖杂志和报纸。
首尔:“獬豸商店”美化市容
  在韩国,一种名为“獬豸商店”(Haechi Shop)的街边贩卖台,依然充当着报刊亭的作用。在首尔市区的一些繁华地段,可以见到这些棕色的、装潢一致的街边贩卖台,店铺内主要出售饮料、香烟、彩票、电话卡等日常杂物,还在上班时段提供早餐,同时也配备了售卖报刊的货架。

  这些贩卖台其实是首尔市政府为美化市容、同时扶助弱势群体而出台的政策成果。为了美化市容,2007年,首尔市政府通过公共设施标准设计征集方案,推出了四种新式贩卖台,内部还设有换气扇和冰箱等。每个贩卖台的造价达7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2万元)。

结语

  真要批评朝阳区政府,不是这个“半夜鸡叫”般的拆除行动对不对,而是无论哪级政府,今后绝对不要再干知法违法的“实事工程”,留下日后让人头痛的难题,尤其不要政商不分,在道义的名下搞利益输送,日后还要自己去摆平。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京ICP备13029620号-1 邮箱:contact#ccud.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