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策划

2014年10月21日 第63期  本期责编:金钊

分享到:

为什么会有“奇奇怪怪的建筑”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15日上午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特别强调“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迎来广大网友的一致称赞,“奇奇怪怪的建筑”迅速成为舆论热词。而这些“奇奇怪怪的建筑”又是如何诞生的?如何避免再搞“奇奇怪怪的建筑”呢?

习大大称“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引发舆论支持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15日上午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特别强调“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一方面表明了中央领导层面对近年来愈演愈烈的“造地标”现象予以了高度的关注和重视;另一方面,习总书记也表明了对这些所谓的“艺术”的鲜明的反对立场。一时间,迎来广大网友的一致称赞,“奇奇怪怪的建筑”迅速成为舆论热词。

奇葩建筑问题由来已久产生原因复杂

  备受争议的央视新址大楼和人民日报社新址大楼公众对那些“奇奇怪怪的建筑”,大多持反对态度,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建筑不符合公众认知中城市景观应有的美感和秩序。调侃地送之以“水煮蛋”、“大裤衩”、“大秋裤”等并不文雅的昵称一方面出于负面情绪的表达,另一方面也是形象地表示出这些建筑的造型浮夸、体态怪异。
  “奇奇怪怪的建筑”的出现很大原因是在建造的过程中缺乏必要的理性。对此,中国东南大学客座教授顾孟朝痛批这些奇葩建筑 “忘了整体、忘了主题、忘了主人、忘了时代”。
原因之一:不惜成本 追求政绩

  奇葩建筑频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不少城市提出兴建摩天大楼等地标式建筑的需求,而且在建设的过程中,城市领导好大喜功,纷纷要为自己建立“政绩工程”,因此往往盲目重视标新立异却不惜成本。三河市燕郊的天子酒店以福禄寿造型曾入选吉尼斯记录

  地标本该是城市的一张名片,传递的是一种城市精神、城市文明。而这些地标出发点趋于竞相攀比,因此变异走样。一些地方和部门甚至违反中央有关规定,搞华而不实的形象工程、奢华工程,不仅造成国家财力和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加剧政府债务风险,而且助长奢靡之风,催生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隐忧。

  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所长吴良镛,曾用这样的话勉励他的学生:“希望在你们的手里面,不要出现CCTV新址这样不负责任的建筑。一个建筑并不是不考虑美观,但花多大的代价得到什么样的美观,以及是不是只有惟一的途径才能得到美观,不能不考虑。中国现在并没有富得不在乎这50亿。”
原因之二:过分张扬个性 破坏城市肌理
  建筑之所以与周边格格不入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 北京著名的十大建筑之一:民族文化宫 开发商单纯追求商业利益,求高求大,而忽视了建筑工程的“城市特色”,更谈不上对节能、环保等因素的考虑,而建筑师们则追求个性的张扬,片面地追求标新立异,忽视了城市建筑与城市个性之间的有机结合。

  建筑是一个城市记忆的载体。“奇奇怪怪的建筑”与中华传统文化是格格不入的。公众反对奇葩建筑的另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很多人担忧,随着城市里大量兴建奇葩建筑,如北京、西安、南京这些古老城市会因此慢慢失去记忆。以北京为例,作为古都,建筑风格代表着中国人的审美,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新中国成立10周年之际,北京造就了著名的十大建筑,这些有着丰富中华文化内涵的建筑,即使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来看,仍然令人赏心悦目,既美观又实用,愉悦人的身心,同时又给城市增添了美丽。而近些年出现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建筑”,无论是初入眼帘还是仔细品味,无论是单独来看还是放在区域整体中,都令人十分不舒服,土不土洋不洋,中不中西不西。甚至在本来就狭窄拥挤的北京城区中,有些还大量挥霍着土地资源,因此一些北京“土著”对此民愤极大。
原因之三:过程缺乏公众参与
  对“奇奇怪怪的建筑”只能通过“吐槽”的方式表达不满,这现象本身就是说明一个影响公众乃至几代人的工程建起来的重要过程中,公众的参与是缺失的。另外,此类项目虽然以“公建”居多,但在建筑设计和施工的过程中往往缺乏必要的告知、沟通、评估,而多是随意决策且强加于人的产物。而只有在工程完成之后,当建筑师成为众矢之的时,人们才会意识到,如此重大的工程项目的存亡废立往往仅取决于地方最高权力的审美意趣。因此有声音呼吁,当务之急是应建立一套公众参与机制,在项目前期方案设计,不仅要用文字、图纸公示,更应有直观的模型,让民众有所感受,进而广泛征询意见,投票表决,避免走过场,更好地让公众参与其中。

  这种在中国看起来很新鲜,其实在很多国家早已是惯例:30年前,法国总统密特朗力挺贝聿铭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但90%的巴黎人坚决反对,于是贝聿铭在卢浮宫前建造了一个足尺模型,邀请6万巴黎人前往参观投票,良性沟通最终使贝聿铭的设计获得民意上的通过。
原因之四:盲目崇洋媚外
  “奇奇怪怪的建筑”出现的另一个历史背景是中国城市的飞速发展,中国城市正在经历迅速膨胀的过程,仅从1999到2002年期间,就有60.9亿平米的建筑拔地而起,几乎是全国已建面积的两倍。而建筑设计原则也从计划经济时代的千篇一律和突出实用性转为更偏重于个性化,而如此庞大的建筑设计市场,自然也吸引了许多世界最顶尖的建筑师。

  中国快速发展的建筑市场吸引了几乎世界上所有著名的建筑设计师到此“淘金”,而一系列奇形怪状的建筑大多出于这些著名的设计师之手,夸张一点甚至可以说,中国已成西方设计师的“试验场”。对于这一点,央视“大裤衩”的建筑师、奥雷•舍人似乎毫不讳言,他在评论央视新址时说,这种结构在世界其他地方获准建造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其他地方的建筑规范不会允许建造这样的东西,而中国现在很愿意尝试,这为建筑设计创造了一种非常特别的氛围。“中国是块容得下无穷创意非常巨大的空白画布。” 200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奖者扎哈•哈迪德说。很多在国外不可能建造的项目,在中国却是可能的,而且可以不计成本,不计其他影响,只要这个建筑有足够标志性。中国成了世界建筑师的实验场。

  中国的一些地方官员和开发商对西方存在盲目崇拜,甚至几乎不加批判地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和美学,盲目地“崇洋媚外”也加重了这样的情况发生。外国建筑师试验起来更加大胆、更加肆无忌惮,而这样的条件正是我们给他们的。外国建筑师自己也很明白这点,套用央视“大裤衩”的另一位建筑师库哈斯的一句话:这座建筑也许中国人无法想象,但是,确实只有中国人才能建造。

城市建筑应注重文化内涵

  值得庆幸的是,从中央政府到地方领导,再到规划和建筑学界都充分认识到了“奇奇怪怪的建筑”的危害性。近年来,王澍设计的中国美院象山校区中国诞生了一批像国内首位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王澎这样的建筑师,在当地城市主政者的支持下“拨乱反正”,用心做着不再“奇奇怪怪”的建筑。

  数年前,媒体就报道了城市建设中的“杭州现象”:当地执政者吸纳民意拒绝“面子工程”,尊重建筑师艺术创造,重视本土文化审美、推崇中华现代气息的建筑价值观。而当年主政浙江的省委书记习近平,更是采纳香港文汇报有关“建造西湖博物馆”建议,并以“西湖是杭州的根,是杭州的魂,是杭州的象征”之语道出任何建筑当有文化之魂魄。如今,王澍设计的中国美院象山校区,余健设计的西湖博物馆等已成为具有中华新气象的现代经典建筑,值得全国借鉴。

结语

  央视新址大楼2007年被美国评为世界年度十大建筑奇迹,但一个城市的建筑文化,如果深奥的程度只有设计师和少数有“文化”的人才能看懂,这座建筑也就基本失去了“文化”的意义,不再是“奇迹”,而是“奇葩”。正如习主席在讲话中提到的“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只有建筑不再“奇奇怪怪”,城市文化才能真正发挥出其本身的真正价值,成为城市的灵魂。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京ICP备13029620号-1 邮箱:contact#ccud.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