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官网
中欧城镇化伙伴关系秘书处官网

李铁:“互联网+城镇化” 跨界创新建设智慧城市

来源:城市中国网2015年05月07日 15:35 (编辑:dlzhong)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全会4月21日在沈阳举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作主题演讲(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全会4月21日在沈阳举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作主题演讲(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编者按: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全会于2015年4月21日在沈阳举行。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主任李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先后作全会主题演讲。李铁主任从未来城镇化释放的庞大需求潜力切入,描绘智慧城市建设的蓝图。李铁主任演讲整理如下:

  一、城镇化蕴藏着庞大的需求潜力

  2014年我国城镇化率为54.77%,城镇总人口达到7.49亿,近几年每年进城人口超过2000万,这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城镇化进程,因而中国城镇化可谓史无前例。

  城镇化涉及到“几亿人”的安居乐业,这意味着市场需求的潜力无限。实际上,我们有2.7亿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工 ,还有8000多万的城镇间流动人口,这3.5亿的人口比美国总人口还要多,他们的空间变化会带来很大的市场需求。

  另一方面看,我们有多达几亿人的高收入群体。根据有关方面的统计,2011年,年收入18.8万以上的高收入家庭的人口数量达1.3亿,而年收入7.96-18.8万的较高收入家庭也多达1.3亿人口,还有年收入4.5-7.96万的中上收入家庭的人口也是1.3亿,也就是说,我国达到中等以上收入水平的人口数有近4亿,多于美国人口总量。

  这么多数量的人口,这么雄厚的资金实力,这么庞大的消费需求,我们还能说中国在未来经济增长过程中将面临严重的下滑吗?因此,当前出现的问题肯定是短期的、结构性的问题,我们不认为未来的城市化发展下消费需求会处于长期停滞局面,因为城镇化相关改革的深入推进,势必会有效拉动需求增长。

  那么,如何通过城镇化释放潜在的消费需求,刺激经济增长呢?从中央层面来讲,大概有两方面的政策。

  第一,通过土改、户改、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等,释放潜在的需求能力。当然,制定改革政策,必然涉及到利益调整,恐怕遇到来自部门的、地方的、区域的各种利益的阻碍,这是积累了几十年的固化矛盾。

  第二,通过创新,解决城市化发展可能带动的内在需求。而创新点就在智慧城市。

  二、城镇化与高科技的结合是智慧城市

  我国有2万多个城市,未来随着城镇化的推进,众多的城市将容纳9亿多的城镇人口,它对智慧城市的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并且和我们现在经济增长结构及需求结构都会发生关系。

  很多人看到,我们地产出现了问题。那么,地产问题出现在哪里?出在同构性的扩张和复制。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不等于我们地产没有前景。毕竟未来几亿的进城人口,在空间上要发生变化,而他们的收入增长决定其住房需求也必然会有一个较大的变化。

  但是变化在哪里?和“互联网+”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就得从智慧城市的概念、问题以及模式等讲起。什么是智慧城市?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曾预言,“中国的城市化和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将成为影响人类21世纪的两件大事”。高科技和城镇化的结合就是智慧城市,而“智慧城市”将城镇化浓缩到“点”上。

  现在谈到智慧城市,很多政府非常关心。而政府对这种新概念的过度关心,恐怕会引起新一轮的政绩工程。比如,“大数据”是非常好的东西,但是现在政府显然忽视了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政府在人力资源方面有没有足够的能力运用“大数据”、“云计算”?

  第二,政府的日常工作需求,是不是能保证这两个平台满负荷地运转?

  第三,在当前地方债比较严重的情况下,政府有多少财力能投入到这两个平台的运营和维护中?这是我们应该重视的问题。

  城市管理水平的提升固然重要,但它也和我们的发展阶段、经济水平、自身能力有着必然的联系。总之,我们反对地方政府大面积推广他们所谓的“智慧城市”,因为这种政府主导的行为往往强调政府的巨额投入。

  但是,“智慧城市”有没有发展的空间?回答是肯定的,但前提是政府管理一定要改善,一定要提升。一方面,大量碎片化的数据在政府掌控下处于闲置状态,得不到充分的利用;另一方面,市场对这些信息有非常充分的需求,却得不到满足。如果能将两者结合起来,把政府的、城市的信息数据向市场开放,那么我们海量的信息资源就可能被市场充分利用。

  那么,如何才能提升政府管理能力?一是,政府可通过PPP的方式,从拥有“大数据”的企业手中回购政府所需要的服务;二是挖掘智慧城市巨大的市场潜力。

  三、智慧城市是具有综合功能的市场化服务系统

  智慧城市不仅是某一个碎片化的点,譬如一张卡、一辆自动公交车、一辆公共租赁自行车,而是一个具有综合功能、充分发挥市场化服务的系统。比如,过去我们的地产项目平均有150亩地,这150亩地上的房地产开发过多地强调了视觉,后来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先生开创“城市综合体”开发模式,使得房地产开发由注重视觉转向重视综合功能。那么未来还能不能发生更多新变化呢?还能不能通过智慧的方式,使我们在居住的环境空间里,感受到低碳、方便、宜居和美好?

  日本主要通过智慧城市模式来实现低碳目标。例如柏之叶,一个25000人的小城市,通过完善综合配套管理,实现了“跨界整合”,以不动产为基础,25家大企业共同塑造智慧城市。这25家大企业既有地产商,又有大型的电器商、不同制造业的设计商,还有金融、保险企业的参与。

  这种“跨界模式”充分体现了有效利用能源的目标,同时也改变了社区服务方式。我们现在想,日本的这个智慧城市强调能源、低碳的目标,而我们中国则可以是多重目标,既解决能源、低碳、绿色的问题,又解决集约、紧凑的问题,还要解决方便、宜居的问题。

  我们已经习惯了那种绿色空间,但我们更希望在城市里生活得更方便,而“智慧”的手段,确实会给生活带来方便。我们的互联网发展比日本好很多,那么我们在新建社区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发挥互联网的优势,通过“一卡通”+“手机”的方式,来实现对所有家庭的公共服务收费?家庭的所有电器设备是不是可以由一个智能控制中心来统一控制?所有市场化的服务是否可以由连接到每个家庭的智能中心来提供?

  实现这样的蓝图,不仅需要互联网软件,而且需要硬件产品,那么我们能不能实现互联网软件和硬件产品的结合?

  韩国松岛市的做法是,通过有线网实现网络连接,同时带动了三星电子产品的更新发展。这种模式通过对每个家庭、每个社区的控制变化,使每个产品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升级;而当一个产品满足了更多智能需求后,又会自动发生更新变化。

  四、跨界组合打造智慧城市样板

  我们理想的智慧城市,它不仅仅是给一个家庭,一个社区带来变化,而且还能促进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它会根据需求的变化而相应变化,并提升家电制造的功能,而这个功能还要和其他社会服务联系在一起。

  在“互联网+”的概念下,地产业形成的社区模式,加上金融服务、远程医疗服务、健康、保险等各类市场化服务的内容,通过智能互联网的方式,再和大型电器制造商结合在一起,便形成“跨界组合经营”的新地产模式。这是我们对于社区带头跨界组合模式的一种新设想,也是我们设想的智慧城市模型。

  反过来想,我们从这个模型出发,先建立一个开放接口,借助大数据、云平台,使得整个城市的社区和组织系统都得到有效的连接,便会形成中国未来可能的智慧城市模型。我们已经在全国选了十几个样板城市,并且一些大型的互联网企业、大型的地产商和金融机构,纷纷加入我们的智慧城市联盟,希望在这十几个城市做出经典样板。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当给予什么样的支持:第一,开放数据信息,提升治理管理能力,为社会服务;第二,对样板城市实施支持政策,促进市场开放和智慧城市经验的推广,推动建立智慧城市的市场化机制。

  

分享到:
落户成都去哪工作?——大数据来告诉你青羊区、锦江区和武侯区,哪里就业吸引力最大?
一步都不能少!城市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研判全球格局下,中国汽车产业的优势格局。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京ICP备13029620号-1 邮箱:contact@ccud.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