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官网
中欧城镇化伙伴关系秘书处官网

智慧城市谈:开罗一日游比伦敦一日游难在哪儿?

来源:城市中国网2016年12月08日 11:25 (编辑:一米阳光)

  Transport for Cairo希望通过他们的项目和行动改变当地民众的通勤方式,包括正规和非正规的公共交通运行网络。

图为开罗政府运营的公交系统的一份设计,出自米尔纳•诺曼、穆罕默德•阿卜杜勒-阿齐兹、纳达•侯赛因和艾哈迈德•扎耶德。(图片/Transport for Cairo
图为开罗政府运营的公交系统的一份设计,出自米尔纳•诺曼、穆罕默德•阿卜杜勒-阿齐兹、纳达•侯赛因和艾哈迈德•扎耶德。(图片/Transport for Cairo

  每当高峰时段来临,埃及开罗的街道就陷入一片混乱。汽车被堵塞在道路中央,喇叭声此起彼伏。在公交车站等待的上班族不知道下一班车什么时候会到,选择地铁出行的人群却发现自己被汹涌的人潮淹没。除此以外,非正规的小巴士总是超载乘客,甚至还有人会危险地攀附在巴士两侧。
 
 “简单点儿说,在开罗上下班是非常困难有压力的一件事,”霍桑•埃洛克达,一位来自开罗,目前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市生活的城市活动家这样表示。“交通早晚高峰的问题很难预测,而且想要在这上面取得成就几乎不可能。

  “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官方提供的地图,这不太正常。”

  埃洛克达正试图改变这种局面。怀着成为首个绘制开罗正规和非正规交通线路地图的梦想,他和另外六位拥有经济学、土木工程、城市规划和建筑学背景的年轻埃及人一同创建了Transport for Cairo(TfC)组织。

  埃及活动家、城市研究者亚西亚•沙乌卡特目前担任TfC的顾问,根据他提供的数据,大开罗地区拥有2000万人口,其中三分之二需要依靠公共交通出行。在那些地铁和正规公交车不能覆盖的地方,这座城市有两万到八万辆非正规公交车来填补需求,带着人们在“沙漠之都”和郊区之间往返。

  “那些迷你巴士完全是应需求而生,这都是大开罗地区的规划不完善引起的,”沙乌卡特说。“这个地区大部分都是在缺乏规划的情况下发展的,由于政府没能管理到位,因此有些区域建立在农业用地上。”

挂在开罗迷你巴士上的埃及人。(Amr Nabil/AP)

  计划开罗一日游的行程和在伦敦或者纽约的一日游大为不同,因为后者的城市地图和实时交通数据都能有效引导游客,而开罗的交通部门仅提供一份包括三条地铁线路(其中一条尚未竣工)的交通图,仅限于此。政府运营的公交车按规定是应按照日程表工作,但鲜有遵守者。

  “如果你处在一个人口稠密但缺乏规划的地区,你可能得坐一辆三轮小面包车或者人力车到最近的小巴士聚集处,在那里坐一辆迷你巴士……到最近的交通站点,在那里你才能选择坐地铁还是正规公交车,或是在那之前已经抵达你的目的地。”阿德汉姆•卡里拉,TfC的合伙创办者这样说。“你必须知道以上这些所有的事情,要不你就得站在街角问路了。”

  TfC的最终目的并不只是画一个交通系统的纸质地图,而是逐渐打造一个移动交通应用。他们所收集的所有数据都会被收入GTFS(大交通使用说明),一个由谷歌开创的在交通部门和应用开发者之间公开分享交通信息的标准格式。GTFS目前服务于根据固定时间表运行的交通网络,但是TfC希望能对该标准格式进行微调,使其能够同时适应开罗的非正规交通系统。

  这个团队从开罗的地铁系统开始,创建并发布了应用开发人员需要的用于开发旅游规划应用和一些其他应用的数据。为了收集政府运营的大约500条线路上运行的公交车的数据,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世界银行,世界银行在这之前已有相关数据。

  通过给他们发送距离较近的、包含地理位置信息的公交车照片,团队让公众和大学帮助核实这些数据,其中一些可能已经过时。“我们共拍摄了750张图片,通过这些图片我们确认了能够覆盖开罗大部分地区的20条公交线路,”TfC的主管和经济学家穆罕默德•赫加齐说道。

  这些数据被分享在TfC建立的集合了专业人士和学生设计师的社区研习班上。“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官方地图;这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卡里拉说道。“所以让那些设计师坐下来,把开罗以一种崭新的方式概念化是最开始的挑战。”

  在三天的研习班里,团队帮助参与者理解了一个理想地图的特质:它应该是地理上完全精确的,还是简略的?用户要怎么做到同时定位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目的地?迄今为止,这个团体已经提出了多个不同的版本。

  迷你巴士的情况就更加复杂。迷你巴士有固定目的地,但它们在哪里上下客通常都取决于需要。赫加齐说,TfC从麻省理工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中获得了灵感,两所机构的研究者实地考察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130条非正规巴士线路,绘制了它们的线路图。TfC成员已经开始乘坐迷你巴士,并且通过手机的GPS功能追踪它们各自的行程,但在他们正式开始尝试绘制迷你巴士线路图之前,TfC表示他们还需要了解迷你巴士对于大部分通勤者的重要性。

开罗的地铁。(图片/参考消息)

  开罗的公共交通系统确实有用,但是赫加齐认为从长期来看这种情况不可持续。所以他们同时也希望项目能为官方提供用于改进公交系统的所需信息,以提高运行效率,更好的为生活在规划较差地区的低收入者服务,更贴近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理念。

  沙乌卡特说,政府并没有改良公交系统的打算,因而让私人企业填补了空缺。但是,政府并没有用津贴方式支持迷你巴士司机,而是通过许可证分层授权和收停车费向他们征税。

  像TfC这样的民间组织已经在施加改革的压力。沙乌卡特表示,他们的战略是“做好自己的研究和数据搜集,然后通过说‘好的,我们已经有能力把现在有的数据绘制成地图’,把政府挤到角落,并且让这一过程公开,而不是在门后悄悄地做。“我认为对于TfC而言,他们把这些都向公众开放,让开罗的市民能够解决交通问题的燃眉之急非常有意义。”

(作者/KRISTON CAPPS    编译/叶慧敏)

分享到:

中欧城镇化伙伴关系结对子城市和务实合作项目

按照发改委领导的指示精神,我中心将进一步扩大伙伴关系结对数量,并在伙伴关系平台基础上,深入开展务实合作等相关工作。

欠债15亿的丽江古城的收费之困 近日,云南丽江古城部分商户以关门停业方式抵制古城设卡收费,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二线城市房价飙升或重启限购 5月18日,国家统计局70个大中城市的住宅销售价格统计数据。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京ICP备13029620号-1 邮箱:contact#ccud.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