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观点

人口老龄化之下,上海如何吸纳更多年轻血液?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21-12-02 点击次数:14308

上海近两年的人口政策有所放宽。

11月29日,上海市学生服务中心(上海市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海学生事务”发布通知,核心信息有两个:

上海将开放2021年第二批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落户受理工作,具体时间为12月1日到31日;在五大新城和自贸新片区,将试点符合条件的应届研究生毕业生直接落户政策。

今年6-7月间,上海已经受理过一批大学生落户。对比此前上海五大新城和自贸区新片区的人口政策,上海正在放松落户限制,加大抢人力度。此前五大新城基本上都是靠对口人才引进,以及“居转户”年限从7年缩短为5年才能落户。这次应届研究生毕业生可以直接落户。

2017-2019年,上海落户人数保持相对平缓的状态,但2020年人数有了明显的上升。2020年全年,上海通过居转户和人才引进两个通道的落户人数约为3.1万人;2021年上半年,通过上述两个渠道落户的人数达到约3.3万人。

上海中原市场分析师卢文曦指出,上海此举并非扶持房地产,尽管对房地产行业有一定依赖度,但最主要的问题是上海目前面临老龄化的压力和问题。

同策研究院高级分析师李霄霄则认为,扩大引进人才,肯定对上海的城市发展有益,一个城市的发展需要更多不同层次的人才来贡献,那么为了留住更多的人才,提供更多的便利和服务,住房政策只是其中的一项。此外,单纯从房地产供需的角度看,除了临港,其余几大新城都不缺购买客户,放宽人才落户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市场的供需压力。但是另一方面,这些新晋人口也成为楼市一个很实在的支撑力。

落户上海的黄金时机

人才引进之后,对于区域楼市或有短暂刺激影响。

反观上海楼市,自8月份推出“三价就低”的银行按揭政策以来,上海二手房市场就快速下行:今年9月,上海全市二手房成交12040套,同比下滑61%,环比下降33%,成交均价为38415元/平米,同比下降9%,环比上涨1%。单看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上海市商品住宅成交面积为7.43万平方米,同比减少31.70%;成交套数680套,比去年同期的1030套缩水350套;成交金额40.14亿元,同比减少26.39%。上海放开人口流入,客观上会造成短期楼市回暖。

如前所述,上海老龄化压力逐渐增大。相比其他一线城市,上海的老龄化程度最严重,60岁以上人口占比达到23.38%,是深圳的4.4倍。如何在有限的社会资源下吸纳更多高质量的年轻血液,这才是上海亟需解决的难题。

今年2月初,上海市政府2021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通过视频会议对外释放人才引进的积极信号:2020年上海引进海内外各类人才同比增长26.7%,引才用才环境进一步优化,2021年将大力实施更加开放便利的人才政策。

实际上,自2019年末以来,面对人口地域分布不平衡、老龄化、少子化的情况,全国各城市都进入了“抢人”的战局,各大城市各种政策轮番上阵。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看来,“抢人”战局就是“人才争夺战”,其人才引进政策有着较高的学历薪资条件,以及精确的行业领域划分。

2020年,上海调整过6次人口落户政策,逐步放松,这为2021年开放五大新城落户政策的放宽打下了政策基础。简单梳理如下:

1、应届生直接落户学校从清北扩大至清北复交、同济和华师大,以及上财、上大、华东理工和东华大学的MPAcc硕士研究生。

2、将原来可以直接落户的11类人才具体分化为18类,创业人员等对经济有贡献的人也能落户。

3、针对临港新片区、张江科学城重点产业的人才,居转户年限缩短,7年缩短为5年或3年。

4、国外高水平大学的本硕留学生直接落户。

5、针对7年2倍社保居转户,由必须连续4年36个月满足2倍社保,改成了累计计算。也就是说,社保断缴也能落户。

6、松江、嘉定、奉贤、青浦、南汇这五大新城的重点产业和特定人才,实行人才引进和优化“居转户”年限由7年缩短为5年。

这样的结果是:2020年,上海落户人数比2019年增长了48%;进入2021年,这一数字增长更快。仅2021年上半年,通过居转户(主调人)共落户17707人,平均每月落户2951人;人才引进(主调人)共落户15655人,平均每月落户2609人。

2021年半年落户人数已经赶超2020年的全年落户人数,专家预计2021年通过居转户和人才引进落户的人数会是2020年的2倍。

换一个角度,这是人才落户上海的黄金时机:各大通道政策有所放宽。数据显示,上海常住人口2428.14万,但到2035年上海常住人口要守住2500万红线。政策的矛盾之处,恰恰反映了社会资源与缓解老龄化问题的一场博弈。

短期释放的购房需求

卢文曦指出,上海此次放松落户政策的推出,主要还是引导五大新城的发展,五大新城是未来经济发展重点。引进人才会利好楼市,肯定也会有一些特殊的配套政策,否则楼市也容易失控,“楼市管控要有针对性的区别管控”。

五大新城试点人才新政及购房新政的政策最早可以追溯到2019年8月份《关于促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高质量发展实施特殊支持政策的若干意见》,2021年初上海密集发布建设五大新城的信息,上海市“十四五”新城规划建设推进大会提出“要强化合力推进和政策落实,发挥人才、土地、财税等政策的综合效应,扩大新城建设发展自主权。”《关于本市“十四五”加快推进新城规划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在五大新城探索出台与中心城区差异化的购房和租赁政策,研究完善租购并举、租售衔接的人才住房政策。在上海五大新城范围内探索差异化的落户新政及购房新政早就有迹可循。

根据同策研究院的调研情况,短期来看,2019年临港人才新政刚落地的时候,市场上确实出现了一波楼房抢购潮,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炒房客。在2020至2021年期间,随着每月落户群体的人数趋于稳定,市场热度主要受供应影响更大,近期楼市回落、叠加临港潜在库存量很大,未来市场依然存在较大去化压力。

而在其他嘉定、松江、青浦、奉贤几大新城,本身库存量不大,短期人才新政落地将加快市场库存消化,长期来看,可能会加剧新房市场供不应求的矛盾,需要政府在土地供应方面提供支持。另一方面,从购房者动机角度来看,相当一部分应届毕业生落完户并不会直接选择购房,需要其他方面的因素介入,比如婚育等,来推动需求释放。

李霄霄认为,五大新城的人才新政是对当地房地产市场提供更长期的支持,而短期内集中释放的购房需求并不一定是当年落户的应届生。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15343号-3 |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96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