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故事

北大红楼前的百年回眸

来源:求是网 发布时间:2021-06-22 点击次数:78

编者按: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为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通知》精神,中国城市中心推出《党史故事》专题,开展党史知识学习教育宣传,重温不同时期的典型事例、历史人物、精彩故事,回顾党的伟大历程和辉煌成就,一起传承红色基因、牢记初心使命、坚持正确方向,在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中攻坚克难、奋发有为,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作出更大贡献。

以下为正文:

在北京五四大街上,有一座红砖砌筑、红瓦铺顶的老式楼房,人们习惯称它为“红楼”。以这座建筑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革命活动旧址,见证了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光辉历史和不朽业绩。

适逢党的百年华诞,北大红楼修缮一新、改陈布展。图为全面修缮后的北大红楼外景。 北京市委宣传部供图


★ 在这里,他们掀起新文化运动高潮,唤醒民众思想觉悟;


★ 在这里,他们组织发动五四爱国运动,孕育了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的伟大五四精神;


★ 在这里,他们研究传播马克思主义,点亮革命的真理火种;


★ 在这里,他们建立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推动建立全国范围的共产党组织;


★ 在这里,他们深入劳苦大众,领导发动工人运动,把科学理论变成民众的革命行动。

振兴中华、造福人民的爱国情怀

振兴中华、造福人民的爱国情怀

作为封建统治的中心,北京一次次见证了中国的屈辱历史。面对国家危难、民族危亡、人民疾苦,党的早期革命者上下求索、不懈奋斗。


“我们应该拿出雄健的精神,高唱着进行的曲调,在这悲壮歌声中,走过这崎岖险阻的道路。要知在艰难的国运中建造国家,亦是人生最有趣味的事……”“改进立国之精神,求一可爱之国家而爱之”。这是李大钊向国人发出的时代呐喊。

2021年6月1日,中国共产党早期北京革命活动旧址正式面向社会公众开放。本次集中开放的革命活动旧址包括北京李大钊故居、《新青年》编辑部旧址(陈独秀旧居)、京报馆旧址(邵飘萍故居)、陶然亭慈悲庵、“亢慕义斋”旧址、中山公园来今雨轩、赵家楼遗址、二七惨案长辛店旧址,以及李大钊烈士陵园、长辛店二七纪念馆、马骏烈士墓等重要党史人物故居、会议场所、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地以及重要纪念设施。图为讲解员为前来参观李大钊故居的学生做介绍。 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摄


这期间,李大钊发表系列文章,号召为“中华国家之再造,中华民族之复活”而奋斗,强调革命者要关心水深火热中“倒卧着几千百万倒悬待解的农民”


1919年5月4日,面对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全国民众奋起抗争,誓言“国土不可断送、人民不可低头”,奏响了浩气长存的爱国主义壮歌。

李大钊、陈独秀认为,中国要革命、社会要彻底改造,仅靠一场运动、一股激情是不可能成功的,必须成立一个“强固精密的组织”,以完成“中国彻底的大改革”。他们率先提出从组织层面建党的计划,以上海、北京为中心,分别发动又互相联系,共同为创建中国共产党而积极工作。1921年中国共产党宣告正式成立,中国历史掀开了崭新一页。


在那个灾难深重、风雨如晦的年代,李大钊等革命先辈不顾个人安危,不计物质得失,以“铁肩担道义”的崇高境界,毅然投身于改变国家民族命运、创造人民大众幸福的崇高事业中,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

坚定信仰、追求真理的科学态度

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和力度,冲击了旧思想、旧观念、旧体制、旧传统,唤醒了中国人民的觉悟。但是,思想的旧世界旧体系已经打破,新世界新体系尚未建立。社会上充斥着无政府主义、无政府工团主义、互助主义、新村主义、合作主义、泛劳动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伯恩施坦主义等思潮。
中国先进分子对救国方案的探索,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李大钊等认真研究、反复比较,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真理中看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确立了共产主义信仰。
1919年4月6日出版的《每周评论》第16号,摘译刊登了《共产党宣言》第二章中的一段内容,并在按语中指出这是“表示新时代的文书”
1919年10月、11月,李大钊分两期在《新青年》上发表《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进入比较系统的传播阶段。李大钊等还积极投入到与其他思想流派的斗争,进行了“问题”与“主义”的论争、关于基尔特社会主义的讨论、批判无政府主义的斗争,旗帜鲜明地指出马克思主义是我们时代的真理,是“拯救中国的导星”


这帮助一批进步分子划清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与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流派的界限,走上了马克思主义道路。

1918年到1920年,毛泽东两次来京,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探讨研究各种社会主义学说,完成了从民主主义者向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正如他后来对斯诺所说的:“到了一九二〇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就这样,以北京为中心,在中国日渐形成了一个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先进分子群体。他们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是改造中国社会的必然选择。

动员人民、组织群众的实践精神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人民的理论,更是实践的理论。

早期中国共产党人不是书斋里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是与民众紧密结合在一起的马克思主义实践者。他们认识到,“社会主义的实现,离开人民本身,是万万作不到的”,提出“到民间去”、“到工人中去”的口号,积极投身群众斗争实践。

1920年1月,在李大钊的号召和组织下,北京一些先进知识分子就到人力车工人居住区进行调查。工人的悲惨生活状况使他们大为震惊。北京《晨报》报道说:“调查回来,大家相顾失色,太息不止,都现出一种极伤心且不平的样子。”

同年5月1日,李大钊在北京大学召开的有500多工友和学生参加的纪念国际劳动节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他称赞俄国苏维埃政府取得的成就,并主张把“纪念五一节当作我们引路的一盏明灯”。

这一天,邓中夏等还赶到北京郊区长辛店,在工人中进行宣传和联系工作。

“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正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走出书斋、深入群众,宣传革命思想、开展革命斗争、壮大革命力量,推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使科学理论变成动员民众、组织民众、变革社会的强大物质力量。

勇于牺牲、义无反顾的崇高品格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上没有哪个党像我们这样,遭遇过如此多的艰难险阻,经历过如此多的生死考验,付出过如此多的惨烈牺牲。”

在党的早期革命活动中,以李大钊为代表的早期共产党人,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而奋斗牺牲,展示出了坚守信仰的高尚人格和不怕牺牲的精神品质。

反动军阀在北京实行白色恐怖,城内贴满了这样的告示:“宣传赤化,主张共产,不分首从,一律死刑”。但李大钊仍然没有离开北京,坚持从事革命工作。他被捕后从容写下《狱中自述》,字体苍劲有力,书写一丝不苟,虽是生死关头,却没有丝毫的慌乱与犹疑。临刑时,他毫无惧色地第一个走上绞架,从容就义,时年尚不足38周岁。

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在去世前对丈夫何孟雄说,“既以身许党,应为党的事业牺牲”。2年后,何孟雄壮烈牺牲,这一对“英雄夫妻”,把生命献给了党和革命事业。


正如李大钊所说的:“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绝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的牺牲中。”高君宇、赵世炎、陈乔年、马骏、范鸿劼……一大批革命先烈舍生忘死、前仆后继,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为中国革命事业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擦亮了鲜红底色,发扬了红色传统。

今天,站在北大红楼前,不禁想起郭沫若1950年写下的诗句:“星火燎大原,滥觞成瀛海。”穿越历史烟云,回眸百年辉煌,这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建筑见证了一个民族的伟大觉醒,点亮了中国的颜色。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办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15343号-3